現在位置: 首頁 > 物流 > 快遞快運 > 正文

鄉鎮代理快遞多少錢?鄉鎮快遞不好幹?有人教你來“破萬

投稿人:  浏覽: 1,214 次
2周前 (08-28) 沙發

鄉鎮代理快遞多少錢?鄉鎮快遞不好幹?有人教你來“破萬

“皮鞋匠”的三級跳

近日,鄉鎮農村快遞發展備受關注,一方面是末端違規收費正被大力清理整頓,另一方面是國家頻頻出台各種政策,鼓勵和支持農村快遞發展。在挑 戰和機遇面前,鄉鎮快遞網點如何生存?快遞服務又該如何“下鄉進村”?記者結合近日赴江西新余、鷹潭兩地采訪快遞末端整合發展的所見所聞,就快遞“進村”之路略作探討。

鷹潭市余江區畫橋鎮的“皮鞋匠”易站忠最近迎來了6年快遞從業經曆的“第三級跳 ”,他花11.3萬元買入了一輛輕卡來拉快件。這是他人生中的第三輛車。第一輛車是摩托車。2014年起步時,易站忠連摩托車都騎不起,靠余江中通老板金衛兵補貼油費才勉強開通了鄉鎮快遞。一輛摩托車,每天三四十票快件,串起 5個鄉鎮。彼時,快遞只是易站忠捎帶的副業,他的主業是做皮鞋。

2016年,“皮鞋匠”把他吃飯的家夥束之高閣,專心幹起了快遞。這一年,他有了人生中的第二輛車—花 5.7萬元買來的柳州五菱。

2018年年底,易站忠服務的範圍縮小至黃莊、畫橋兩個鄉鎮,但一輛五菱已經不能滿足快遞拉貨的需求,于是他鳥槍換炮,有了人生中的第三輛車—江鈴輕卡。在與易站忠的交流中,這位憨厚的“皮鞋匠”臉上始終挂著笑容。看得出,他賺到錢了。

賺錢

快遞企業“向下”的動力源

從畫橋鎮到余江區主城區有60多公裏,每天往返一趟,僅油費就要80多元。在不考慮偏遠地區補貼和人工成本、場地租金成本等因素的情況下,按照鄉鎮地區每一件快件0.8元派費來測算,每天至少需要派送100件快件才能保持基本的盈虧平衡。這也就意味著,單個快遞品牌如果想在農村地區紮根,每天必須有 100件快件的體量才能生存下去。盡管2018年我國農村地區的快遞攬投已經超過120億件,但在廣袤的農村,多數和畫橋鎮一樣相對偏遠又有快遞需求的鄉鎮,在沒有上行農産品快件支撐的情況下,單一快遞品牌每天“下鄉”“進村”快件超過100件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下鄉易、生存難”是快遞服務“下鄉”“進村”面臨的共性問題。

那麽,易站忠是如何賺到錢的呢?原來,他從起步之初就想到了“廣開渠道”,在做皮鞋的同時還代理了中通申通圓通韻達百世等多個品牌在鄉鎮的快遞業務,件量“積少成多”分攤了運營的成本壓力,很快就實現了盈虧平衡並開始賺錢。

2018年,隨著余江多家快遞品牌在末端配送的整合,易站忠的快遞生意漸入佳境。據他介紹,現在是快遞淡季,黃莊、畫橋兩個鄉鎮每天的派件量保持在300件以上,旺季時可以達到千件以上。刨除在畫橋鎮的門店租金、雇用員工等運營開支,他每月的淨利潤在萬元以上。

末端整合的效果在社區也開始顯現。熊清美曾經是余江區除郵政之外唯一的女快遞員,在末端整合之前,她每天早出晚歸派件200多件,月收入五六千元。整合之後,她負責余江最大的社區磨仂洲快遞超市的運營,參與整合的各品牌快件都送到這裏集中派送,現在她的服務區域只是原來的四分之一,但收入卻是原來的4倍以上,月入2萬元。末端整合後網點賺錢的故事也在新余重複上演。

王凡是2018年回到老家新余市分宜縣雙林鎮的,他主要負責經營某品牌在雙林鎮的快遞分支機構。分宜快遞末端整合後,王凡以個體工商戶的身份加盟了分宜縣的同城配送公司通一達。通一達是分宜縣5家主要品牌快遞企業聯合成立的第三方公司,這5家品牌快遞企業在分宜縣的末端配送業務均由通一達公司來完成。相應地,加盟通一達後,5家快遞公司在雙林鎮的快件也由王凡來負責代收代派。

現在,王凡和妻子共同打理著這家鄉鎮快遞服務點,5家品牌企業每天的件量有600多件。夫妻倆在鎮上臨近公路的地方租了一間門店,方便公交車停靠裝卸快件。農村的店面租金便宜,平均一個月只有幾百塊錢。除去必要的開支,夫妻倆一個月的收入達到萬元以上。

鄉鎮代理快遞多少錢?鄉鎮快遞不好幹?有人教你來“破萬

在分宜縣,快遞末端整合後又與當地公交公司達成了合作。通一達公司的操作場地就在公交停車場,他們通過公交帶貨的形式把鄉鎮快件送下去,再把上行的農村快件帶到城裏。

據了解,分宜縣在2019年實現了村村通公交車,“公交帶貨”的優勢是班車可以覆蓋所有村鎮。經濟條件較好、人口較多的村鎮平均每20分鍾就有一趟班車;即使是較爲偏遠、人口較少的村鎮,每天也至少有一趟公交車。目前,通一達公司按照每條班車線路每月2000元包幹的形式與公交公司進行結算,有的線路可以同時串起多個鄉鎮,這樣算下來,每天快遞“下鄉”“進村”的運輸成本被進一步攤薄。

據了解,分宜快遞末端的整合只是在業務操作層面,參與整合的快遞企業仍保留其品牌的獨立性。在分宜縣城,記者走訪了2家末端快遞網點,他們分別是2家快遞品牌的分支機構,按照各自品牌的標准化門店進行裝修。

與其他地方不同的是,通一達旗下各品牌的快件,在消費者不方便收件時,都可以放在門店等消費者上門自取。而消費者到門店寄件時,除了選擇該門店所屬的品牌外,還可以自由選擇其他快遞品牌的服務。據測算,一個網點(門店)日均派件量達到300件,即可保證盈利在5000元以上。

顯然,無論鄉鎮快遞服務站,還是城市社區的快遞超市,只有讓末端網點負責人賺到錢,他們才有動力去提升服務品質。“先要活下去,才能服務好!”“ 快遞下鄉”如此,“快遞進村”亦是如此。

借力

不爲所有,但爲所用

記者在新余采訪時得知,成立通一達同城配送公司已是當地幾家快遞企業整合末端配送的第三次嘗試。前兩次分別在2014年和2017年,一次持續了不到一周,一次持續了3個月,都無果而終。

此次整合能夠持續下來並取得效果,江西慧馳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負責人歐陽紅生是個關鍵人物。他在促成分宜幾家主要快遞品牌整合時開出了一個非常具有誘惑力的條件:“賺了歸你們,虧了我兜底,但同城公司的戰略和未來的延伸收益歸我。”

歐陽紅生所言的“延伸收益”,正在他積極推動的新余“頤養之家”養老項目。該項目利用城鄉公交富余運力打通城鄉物流體系,爲農村留守老人提供“飯菜配送到家”“農産品離家”等增值服務,將農村留守老人養殖的雞鴨、種植的蔬菜送到城裏,盤活農村小規模種植(養殖),再進一步反哺“頤養之家”。

對于歐陽紅生和他的“頤養之家”項目而言,亟須建立一個覆蓋城鄉的末端配送網絡。從零起步自建網絡,意味著需要大筆的資金投入,同時還面臨網絡建設過程中人的耐性、城市消費者與新建網絡的親近性等挑戰。而整合現有的快遞配送力量,可以快速拉近與消費者的距離,同時節省新建網絡的開支。

對于快遞企業而言,歐陽紅生的“兜底”可以緩解當下快遞企業在“下鄉”“進村”中所面臨的成本壓力。參與整合的某快遞品牌負責人告訴記者,分宜快遞整合之後,幾家快遞公司在一個場地集中操作,省去各家企業單獨運營的場地費用,而集中操作的場地也是歐陽紅生免費提供,僅此一項就節省了20余萬元。整合前各品牌的負責人在通一達公司裏各負責一項業務,從原來的老板變身爲新公司的管理層,“業務更輕松了”“掙的也更多了”。

——參與整合的幾家品牌快遞企業在某種意義上已經融入“頤養之的一部分。相應地,快遞企業也能分享到“頤養之家”項目所帶來的紅利,同時還能保留原有品牌在市場的存在和影響。雙贏的結局,何樂而不爲?

而在鷹潭,快遞末端建設也得到了城鄉高效配送國家試點建設的政策支持。記者從鷹潭市郵政管理局獲悉,《鷹潭市城鄉高效配送國家試點建設實施方案》(以下簡稱《實施方案》)提出構建以鷹潭市城鄉高效配送骨幹企業爲主體,鷹潭市主要商貿流通、電商快遞生鮮冷鏈、農副産品、藥品、批發企業爲成員的城鄉配送産業聯盟,郵政、快遞企業被納入其中。

該《實施方案》還提出了構建“物流園區、縣級分撥中心、鄉(鎮)配送節點、村/社區/商超末端網點”4級城鄉配送網絡的目標,明確在省級財政下達的400萬元專項扶持資金的基礎上,配套市級財政資金400萬元,用于獎勵城鄉高效配送試點企業在城鄉高效配送物流園區、高效配送(分撥)中心、末端網點等方面的項目建設。其中,對于200個達到末端網點建設標准的網點,在驗收合格後每個網點可獲得5000元獎勵。5000元獎勵資金雖然不多,但對于面臨生存壓力的快遞末端網點而言,也是雪中送炭。實際上,在過去5年裏,各級郵政管理部門積極爭取地方政策的支持,巧借外力爲我所用,爲推動“快遞下鄉”縱深發展發揮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快遞下鄉”升級爲“快遞進村”可能會面臨新的困難,但過往的經驗依舊可以借鑒。快遞是一個充分競爭的行業,唯有參與各方的合作共贏,方可持續

來源:互聯網
本文由物流報(www.odullutv.com)平台用戶攥寫或轉載並發布,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物流報僅提供信息發布平台。文章內容僅代表本文作者或原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物流報立場。轉載需注明來源及作者姓名。如內容(包含圖片、視頻、音頻、文字)侵犯到您的權益,請來郵告知,並提供相關證明,經本平台核實後立即刪除。E-mail:zhoulh@56tim.com

Favorite收藏 分享

發表評論